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如果要說英國教我的事情

第一件一定是等待....等待天荒地老的等待....
這大概是所有來到英國的亞洲人被迫學會的第一件事
不能當傲客,因為當傲客也沒用,英國服務人員可是一種比傲嬌更驕傲的生物
(這是我和愛德華小弟弟的共識,英國=史上最大傲嬌)

但我今天想說的是別件事,是我和葛班長討論過無數次的話題
思考模式

我一直很喜歡寫文章
從小立志要當作家
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從來沒停止過我的筆(現在的話,是我敲打鍵盤的手指)
我寫過各種形式的文章
散文,新詩,小說,亂七八糟的發洩文,評論
但大多數沒發表過,哈
因為比起為了讓大家看見而寫的文章,我的寫作動機比較類似一種文字遊戲
我喜歡玩文字的感覺,喜歡創造新詞的感覺,喜歡挑戰文章格式的界線

這大概也是我的國文老師都很討厭的我的原因
因為我從來學不會按照文章基本格式寫一篇歌功頌德的論說文
唐詩宋詞應用文更是學得亂七八糟
(不過,我私底下認為,是因為老師們教得太無聊)

我從來沒放棄過當作家的夢想,但從國中以後就沒想過要成為一名專職作家
因為我記得瑪娘看完我的小說之後,告訴我的一句話
"沒有足夠的人生歷練,無法成為一位作家"

寫作之於我,是一種遊戲,是一種自我省思,是一種宣揚自我思想內容的工具
唔...說的俗濫一點,就是我寫故我在吧?
所以,是否能成為一名專職作家,真的不是很重要
只要想寫,總是有空間讓我寫

說這麼多廢話只是想說,我一直到英國以後,才開始接一些賺錢的寫作工作
(在台灣,我一直覺得我大概要到七老八十退休之後,才會開始我的專業寫作生涯)

然後,馬上面臨的現實的考驗...*笑*

其實我不太介意用文字賺錢,對我而言實在沒差
我比較介意我寫出來的東西,是不是在某種層面上忠誠於我原本想表達的東西
雖然我很討厭嘩眾取寵的寫作方式,但大部分的時候我還可以接受
因為成長背景的關係,我很習慣挑戰性的思考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因為很麻煩,所以我會乖乖照做,但其實我極度痛恨人家告訴我你應該要怎麼做
(好吧...事實上,我從小到大,除了大學,都是令老師頭痛的問題小孩,因為我不壞,但很喜歡挑戰師威...)
所以,台灣的教育和教科書,對我而言,簡直無聊透頂
他們只告訴你,1888年發生了甚麼事,但從來不會告訴你,為什麼1888年發生了這些事
縱使你提出問題,我想老師們也不會知道,1888年,究竟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
高中以前,我每一天都在找理由不想去上學
(現在才敢說....其實我當時有三分之一的病假都是沒理由的頭痛腳痛肚子痛,另外三分之二才是真正的病假....)
雖然大學的S大教學在台灣算相當自由
我啊...到了英國以後,才學會原來藝術不只是藝術,設計不只是設計,還有時尚不只是時尚
所有的事情,背後都是有理由的
我們在台灣學的歷史,是一個點和一條線,但我們遺忘歷史其實是立體的,它是一個空間
而藝術設計時尚亦是如此

發現這一點之後,痛苦來了...*笑*
我腦子裡想著:"啊...這麼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好好寫出來告訴台灣人才行"
但我忘記...大部分的台灣人,They Don't Care
所以,書上不會有,電視上不會有,網路上也不會有
這些思考,像垃圾一樣被丟棄,大約只有哪一天,有哪位名人說了哪句話,新聞媒體才會像看見肉的野獸一樣,爭奪它吧...
(例如:在北美館出現弊案時,我們重視過北美館嗎? 台北人,你一年之內去過幾次北美館呢?
大家在看梵谷或YSL時,思考的究竟是他們在甚麼樣的時空背景下創造出這些作品?
還是一個割了自己耳朵的瘋狂畫家,以及精神衰弱的纖細同性戀設計師?)

話題偏了
如果要說英國教會我的事情
那就是無論是時尚藝術或設計,都不是一句話,一個肯定句就可以下定結論
他們和科學一樣
很多時候只是一個當代的假設,一種現象
如果我要用文字描繪它,我寧可作為一個紀錄者,而不是一個下結論的人,因為我沒有如此偉大到可以為一個時代的創作下結論

我想,這也是我之前和Sabrina為了蔣勳激辯的原因~:P

1 則留言:

e●cinder 提到...

講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