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歪書

上廁所的時候想到的(喂)

上禮拜聽廣播(對,又是iradio,不過這禮拜換成BBC,因為iradio卡道我每天都懷疑我的電腦又要藍屏)
剛好在訪問伊能靜
她提起她從小被學校老師批評愛掉書袋,喜歡模仿張愛玲
我沒特別愛伊能靜(因該說,我對歹灣藝能界毫不關心)
也不特別喜歡張愛玲(現在想想,我看的中國或台灣文學都還滿詭異的......)
只是想到,被老師批評愛掉書袋和模仿張愛玲這件事

被老師批評,按照字面上的意思還有台灣人的教育概念,不是件好事
所以愛掉書袋模仿張愛玲不是件好事

可是,難道沒有人覺得這樣很弔詭嗎?

比照到我自己的成長經驗
我國小的時候,因為瘋狂熱愛看書(現在也是)愛到洗澡的時候也要抱一本書坐在浴缸裡看(那時候打從心裡希望哪一天有人發明防水的書,現在想想,很不環保)
國文課本通常在發下來的第一天,我就看完了
(懂不懂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會把它當一般的書一樣全部看完)
小學時,孤癖的在下我,與其跟別人玩,我更喜歡待在教室裡看書(99.99%是因為我害羞,我沒開玩笑,我真的很害羞,曾經被老師罵:"你個頭這麼大,怎麼聲音這麼小!?",是說,誰規定聲音和個頭要呈等比級數?)
因為看得太入迷,常常不小心看到老師進教室開始上課了,我還沒發現,最後被罰站
(現在想想真的超無辜耶.....我真的沒聽到鐘聲,也沒看到老師,為什麼要被罰站?)
同年的小孩還在看格林童話(不是顫慄版),世界兒童精選,兒童日報上面的優良文章
我在看紅樓夢,蘇菲的世界,還有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兒童日報我還是有看,但是很快就膩了)
學校的老師為了性教育,特別將男同學支開,關起門窗教我們如何保護自己
瑪娘早就讓我們看過"我從哪裡來"一類的書
很多書當年看的一知半解,但總歸是看過
瑪娘以前除了漫畫和言小,其他的書從不禁止我們看(雖然瑪娘禁歸禁,我們還是照樣偷看,而且我賭瑪娘根本之道我們偷看偷買偷借,只是沒戳破而已~*攤手*)

後來,某個很討厭我的老師(我高中以前的老師,沒有一個喜歡我,因為我和我娘一天到晚在挑戰老師的權威,有夠叛逆的母女倆)打電話叫我娘去學校,然後劈頭就問她:
"你知不知到三毛是怎麼死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女兒書看太多,小心到時候看死了!"
不過我娘很帥氣的回答:
"我又不是三毛,我怎麼知道她怎麼死的?"

不論是三毛還是張愛玲
我以為,她們都在中國近代文學上,佔了很重要的地位,在當年,身為一個受過教育專科甚至大學國文教育的老師,不可能沒看過三毛或張愛玲,甚至,他們有可能還是學習中的指定讀物,可是台灣的教育體系卻幫他們貼上一張叫"歪書"的標籤

大人可以看,看完之後,正經的人定要批判一番,說他們附庸風雅,無病呻吟
小孩不可以看,看了的孩子,心靈必定受汙染,長大必定學壞

這,不是一件很莫名其妙得事情嗎?
以前我們嫌棄學者酸腐,說他們講話愛掉書袋
到了學校,我們還是在背論語道德,但是掉書袋的意義又不一樣了
我不是說論語道德不好,而是,這些書,真的有好或壞,歪或直嗎?

我一直以為,書只有你喜不喜歡,認不認同而已
雖然我平常嘴吧上也常常在罵爛書鳥書看完想撕書
可是那些都是個人意見,我只說我不喜歡,我不推薦,我沒說大家通通都不可以看
但是,當初老師言下之意,就是嫌我閒書看太多了

閒書不可以看,課本可以多看

可是課本我已經看完了呀........不懂得你又還沒教,為什麼我要一看再看還要背到腦子裡?
難道杏林子的人生比三毛的人生還要重要?
難道紅樓夢裡面,最有意義的章節只有劉姥姥由大觀園?(事實上,我覺得那是最不重要的章節)
難道中國偉人千千萬萬,只有孔子講的話算數?(山海經和聊齋裡面的神怪啟示呢?默子呢?老子呢?竹林七賢呢?)

現在想想,當初的台灣教育,還真沒有選擇性
雖然我一路這樣看書看到大,我的作文分數卻有極大的兩差
要嘛很高分,要嘛很低分
低分的理由不為別的,肯定嫌我無病呻吟,答案太過開放,不夠切題
(多半都是我趁機借題批判老師或教材或社會現況)
高分的理由,多半都是我懶得多想,歌功頌德的文章
(無非就是迎向美好的未來那一類的屁話)

要是當初老師們知道我現在都在看些甚麼歪書的話,大概又會打電話給我娘,說我需要嚴加管教吧.....*嘆*
雖然我娘一定會嗆回去就是了....*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