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5日 星期日

警察

剛在臉書上面看到酪梨壽司說六本木警察很多的事情,又害我再度想起之前我和阿瑞在公館救狗的事情(<--這件事情不知為何大大的取悅了貓)

總之,就是在前年的聖誕夜(<--整個很需要做善事的時間點)
我和阿瑞愉悅的搭公車到公館還漫畫
然後我忘記我們在幹嘛,總之就是在台大那個十字路口(抱歉我是路痴)看到一隻體型中等的流浪狗一直往馬路上衝
因為那個十字路口的車速很快,一向看到動物愛心就會滿出來的阿瑞立刻奮不顧身的(?)要去把狗趕回人行道上
沒想到一靠近就發現那隻狗似乎受傷了,一直在吐血,而且似乎受傷過後有點神智不清,雖然阿瑞拿起外套攔,整個人追到前面擋,這隻吐血的狗還是往馬路上衝

這時候真的要表揚一下公館附近的居民(尤其是二十歲上下的女性們)
我們從地球村追這隻狗追到生活工坊,一路上不停的有好心的人停下來問要不要幫忙,甚至還有騎機車的年輕小姐看我們攔不住,幫我們用機車擋狗(要知道,這在台大十字路口是很危險的行為)

然後這時候我真的要吐槽一下歹灣的人民保母....*扶頭*
當時那附近不知道是在臨檢還是有甚麼特殊勤務,路口至少站了五個警察
可是卻沒有一個主動靠過來問需不需要幫忙
全都站在那邊看一般民眾在車速飛快的馬路口跑來跑去救狗.................................
一直到狗攔不住往馬路中心衝,阿瑞氣急敗壞的跑去請警察幫忙
女警才一臉不耐煩的拿出警棍去擋狗(<--擋得住才有鬼)
費了一點力氣才把狗從路當中抓回來,還問我們:
"這是你們的狗嗎?"

真的不是我要吐槽吼....................警察只會問這句話嗎.............................請問我們在旁邊忙了這麼久,牠看起來像我們的狗嗎?

我們解釋一番之後,說要找照生會來幫忙,可是照生會的人在遙遠的不知道是深坑還是三重(我忘了),需要至少一個小時,而當時已經晚上十點多,原本想問警察願不願意幫我們一起照顧這隻吐血的狗,沒想到女警一聽說我們要找照生會,立刻(一臉不耐煩的)說:

"那我還有勤務在身!先走了!"

當時我和阿瑞的心情不是囧可以形容的...................
想說算了,靠人不如靠己
我們就繼續待在路邊等照生會
一路上還有不少年輕女性停下來關切依舊吐血吐個不停的狗(可憐的阿瑞外套上都是血)
還有人自告奮勇的幫我們打電話催照生會趕快來
還有台大的學生說要去找他們愛護動物的社團來幫忙
感動的姊姊我都要哭了~大家真是好孩子~T^T

反觀歹灣的人民保母吼....................
我們等了沒多久,就有一台警車開過來,下來一位中年警察,說他的同事有勤務,叫他來關切一下
聽到我們找照生會之後,他立刻說:
"這樣哦~那他們要多久?吼~因為我也只能幫你們打電話給衛生局而已啦~你也知道送去那裏吼~~不然我幫你叫消防隊好了~他們比較熟~"

(後來事實證明,消防隊可能對於拆蜂巢和救樹上的小貓以及補馬桶裡的蛇比較有經驗,對於一隻疑似被機車撞成內傷的吐血的狗,相當的沒經驗)

然後警察杯杯就這樣很瀟灑的打電話給消防隊之後,說:
"那個~你幫我看一下警車~我去借個洗手間~"

這時候,我跟阿瑞的臉真的已經不是囧可以形容的........................
和公館很熟的人都知道,那個十字路口根本不給暫停
可是警察杯杯就這樣很瀟灑的.............把一台警車丟在那邊.........給兩個女生和一隻吐血的狗......

去上廁所了...................囧

總而言之,雖然警察杯杯的瀟灑整個把我和阿瑞嚇傻
他還是很有道義的陪我們等到照生會來(雖然中間不斷跑進車裡講對講機,還有跟消防隊來的杯杯聊天)
還有,雖然我和阿瑞還有辛苦飛奔而來的照生會在聖誕夜這個溫馨的夜晚給這隻吐血的狗一個安穩的地方養傷
後來照生會還是通知我們,吐血的狗不知道是否因為內傷過重,不肯吃喝,兩天之後就去逝了.............T^T

所以說............大家一起來詛咒那個撞狗又肇事逃逸的沒天良駕駛員吧!!!(<--標題不是要吐槽歹灣的人民保母嗎!?)

沒有留言: